<label date-time='rozdw1o'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文章熱詞:悅讀

                日期:2019-05-15 13:33 by admin 1775 1 收藏
                我要分享

                摘要:人工智能,聰明過人;網絡信息,知識過人;電腦反應,敏捷過人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作爲一名老師,我有的時候總有一些困惑。

                timg (1).jpg

                大家好!我叫董仲蠡,我是一名英語培訓師。我培訓的學員少說也有15萬,我曾經教過考研全市第一的學生,我每年通過聽我課而通過四六級的人數那是不計其數,同學們都很信任我、愛戴我,叫我小董老師,我自己也特别喜歡這個稱謂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作爲一名老師,我有的時候總有一些困惑。我講的大多都是考試類的課程,大學英語四六級、考研英語等等,有一次,我在講四六級翻譯的時候,講到林語堂先生如何翻譯賈島的“松下問童子,言師采藥去”;講到許淵沖先生如何翻譯李清照的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凄凄慘慘戚戚”;講到王佐良先生把Samuel Ullman的《青春》翻譯成“年歲有加,并非垂老,理想丢棄,方墜暮年”時,我不禁手舞足蹈,作爲老師的自豪感爆棚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底下有一個女生,直接質問我說:“你講這個東西有什麽用啊?能提分嗎?你就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。”我自認也算伶牙俐齒,但是,在那一刻,我竟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      是啊!她說得對,沒用,不能提分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親愛的同學,我并沒有在浪費你的時間,因爲剛剛那一刻,我不是在教你怎麽考試,我是在做教育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,它到底還有啥用?

                作爲一名老師、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希望我在課堂上所傳授的不僅僅是實用的知識,因爲如果單純隻是拼知識、拼記憶,我們已經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1997年5月,IBM公司邀請國際象棋世界冠軍、世界排名第一的俄國棋手加裏·卡斯帕羅夫到美國紐約曼哈頓,跟該公司制造的97型“深藍”(“更深的藍”)計算機下6盤國際象棋。當時“深藍”的運算能力在全球超級計算機中居第259位,每秒可運算2億步。1997年5月11日,卡斯帕羅夫1勝2負3平,以2.5比3.5的總比分輸給計算機“深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李世石是當今世界圍棋第一人,是韓國九段棋手,而與他對決的是谷歌公司主持研發的AlphaGo(阿爾法圍棋),最終以1:4輸給AlphaGo。在圍棋的人機大戰中,頂級人類選手完敗給人工智能。

                人工智能,聰明過人;

                網絡信息,知識過人;

                電腦反應,敏捷過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現在已經聽到了有的家長有這樣的言論,說:“你看,現在這個語文曆史,網上信息都有,都能查得到,根本就不用背,數學物理呢,有人工智能,根本也不用算,翻譯軟件越來越高級,外語也根本不用學,教育,還有啥用?”

                是啊!教育,它到底還有啥用?

                網上前段時間流行過一個段子,說啊,我們之所以要多讀書,多受教育,就是因爲——

                當看到湖面上,有一群鳥飛過的時候,我們能吟誦出“落霞與孤鹜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不是在那吵吵:“我去,全都是鳥”;

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去戈壁旅遊,騎着駿馬奔騰之時,心中默念着: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不是在那喊:“哎呀,媽呀!全是沙子,快回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當然這是一種調侃,但是,不自覺間,就道出了教育的核心含義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,不僅僅是傳授給人以知識,更能提高個人的修爲,增強我們對于生命的感受力,從而更好地認知自己,并且不斷地提升自己。我認爲這是教育的核心目的,也是指引我們前行的希望的明燈。

                爲什麽學生學了十幾年,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麽?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不僅僅是同學們,就我們老師也是一樣的,因爲追逐名利而失去了自我,也開始變得浮躁,考試前我們押題、我們預測,考試過後,我們又牽強地說,我們壓中了多少題,有多少同學因爲自己的學習之後,提高了多少分,營造出了一種老師高明、學生高超、家長高興的其樂融融的假象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,我對研究考試技巧,那也是樂此不疲:

                “選項怎麽選?同學們記好:三長一短選一短,三短一長選一長,齊頭并進選2B,參差不齊選4D,對不對?”

                同學們特别地買賬,奉我爲什麽“考神”、偶像、人生導師。

                慢慢地,他們開始問我一些跟學習不直接相關的内容: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師,我不太想工作,那個,我看同學們都去考研了,要不我也去考個研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師,我爸想讓我出國,我媽有點擔心,我自己也有點害怕,老師你說我是出國還是不出國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師,我本科學的是經濟,碩士學的是環境工程,你說我畢業之後,應該做什麽樣的工作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老師,我以後應該做什麽?”

                這種迷茫已經成爲了一種普遍的現象,我們教了十幾年,學生學了十幾年,我們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麽。

                西方的先賢們,早就提出過,哲學的三大終極問題:我從哪兒來?我是誰?我要去哪兒?我們之所以不知道我們要做什麽,就是因爲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。而這,是教育的巨大缺失與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  自古強大的民族,都是重視教育的民族

                以色列、德國、日本,這些國家的教育是我們全世界學習的典範。

                以色列,小學就開設宗教課;在德國,中學生哲學是必修課。我們去日本訪問的時候,我們看到日本的大學生,除了要有繁重的學業之外,還要去參加茶道培訓、藝術鑒賞這樣的活動,我們同行的一位老師當時就問了一個特别經典的問題:“這有啥用啊?”那個日本的老師非常的淡然,說:“這些活動是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修心,才能更好地讓同學們了解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是啊!不了解自己,我們怎麽可能知道我們将來要做什麽,如果個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麽,國家與民族就更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麽,那怎麽會有在戰火中依然強大的以色列?怎麽會有在二戰的廢墟之上崛起的德國與日本?

                而我們的國家,我們的民族更是如此,我們中國被稱爲文明古國,經千年颠沛而魂魄不散,曆萬種災厄而總能重生,就是因爲我們重視教育,我們尊師重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早在我們文化的源起,就已經将孔子這位偉大的教育家立爲我們這個文化的精神圖騰,而對于教育的執念,即便在最困苦的歲月、最艱難的日子裏,總有人不抛棄,總有人把教育重新拾起、擦拭,奉還于我們的神壇。

                曾經,我們說,讀書無用,才學與财富不成正比,造就了這個社會浮躁的狀态。然而,什麽都可以浮躁,唯獨教育不可以!

                教育是什麽?

                教育是社會良心的底線,是人類靈魂的淨土,是立國之本、強國之基。

                教育有啥用?

                教育就是幫助我們個人認知自己,幫助這個民族認知自己,我們才有可能掌握個人的命運,并且創造這個國家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們作爲教育者,作爲受教育者,要始終謹記,教育、讀書的終極目的:爲天地立心,爲生民立命,爲往聖繼絕學,爲萬世開太平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下一次,我在講課的時候,我還會在課程的規定時間之内,教給同學們答題的方法和技巧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我會多講五分鍾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多講五分鍾的林語堂;

                多講五分鍾的許淵沖;

                多講五分鍾的王佐良。

                請别再問我,這有啥用?

                這五分鍾,我不教你考試,

                請允許我做一次教育!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教育報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Thinkphp5和QueryList,實現采集(爬蟲)頁面功能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php生成word并下載


                評論

                -->